深海火焰

我的爱是无底深海,澎湃着心中火焰

 

【林秦/ABO】从这一刻改变(一)

【全文阅前提示】

※ABO设定,私设有

※生子有,慎入

※全文1V1,结局HE

※剧情和原剧发展有较大改动,不要提前代入人物关系

※剧版人设,不涉及真人


同人本预售:传送门

二宣:传送门


总目录:

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

(七) (八) (九) (十) (十一) (十二)

(十三) (十四) (十五) (十六) (十七)

(十八) (十九) (二十) (二十一) (二十二)

(二十三) (二十四) (二十五) (二十六) (二十七)

(二十八) (二十九) (三十) (三十一)



(一)

“林医生,好了吗?”

“可以了,下一位吧。”

 

年轻的护士反复核对病例上的信息,又抬头看看眼前的人,眼珠滴溜溜地在他身上打转,疑惑地撅着嘴。

面前的人目测身高在一米八以上,西服衬得人挺拔有形,脸上的表情平静从容,实在无法和症状描述联想在一起。小护士很想倒退着步子再去问问林医生病人的信息,又想着自己昨天才被学姐批评不够稳重,只好叹了口气强行咽下了这份不解。

她来实习前就培训过,特殊门诊有特殊的规定,不能过问太多病人的隐私,况且这里是三级甲等大医院,对每一位挂号特殊门诊的病人都有精确到DNA的登记,应该不至于出错,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特殊门诊本来就够奇特的,想通了也没什么。

小护士想开了,有模有样地露出白衣天使般的笑容,在手推车上众多的粉色丝带里专门给挑了一个不那么娘气的白丝带,写上了编号,弯腰打算系在病人的手腕上。

“不用,我只是来取药,和医生说过了。”

编号45号的病人,接过小护士手里的丝带,放进西装口袋,扬腕敲响了诊室的门。

 

林医生推了推眼镜,噼啪作响敲打着键盘,上一位病人因强行标记导致的体内机能受损让她觉得揪心,她认真做着笔录,记下日后需要跟访的内容,并且建立了星标的档案,生怕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再收到伤害。

处理这些事情不过五分钟,林医生却仍未从情绪中脱离,带着悲悯的眼神,望向刚进来等候着她的病人,每月都会准时前来取药的一位法医。

“秦明是吗?”林医生找到了他的档案,重温了一遍基本的情况。

秦明,职业是法医,性别为男性omega,30岁,至今未婚也没有固定的番。

这些情况林医生每个月见他时还是要确认,因为omega的档案特殊,随时根据本人的现状更新,如果医生不能及时了解新的变化,可能会造成一些意外,而林医生这几年来一直的好习惯最大程度的保护了omega的安全。

“林医生,这个月可以加大剂量吗?”秦明一直等林医生看过病例后才开口。

“你的状况很稳定,我认为没有必要增大药量。”

“有必要,”秦明把一个空药瓶从西裤口袋里拿出来放在桌上,药瓶标签上是林医生亲笔的签字。

“上个月的发情期延长了两天,这个月的时间我感觉也不准确,这几天一直觉得头疼,身体发热,隐性症状都有了,可能很快就会进入发情期。”

林医生听完这样的陈述有些惊讶,比起秦先生这种冷漠的称呼,她更愿意将面前的人称呼为小秦,秦明从18岁开始就固定在她这里取药,虽然两人交流不多,但林医生多少还是知道秦明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,他拒绝接受omega协会的保护,很早就一个人独立生活。

林医生印象里秦明就不爱笑,说话简洁做事干脆,每次看病有问必答,但不多问的事情他也不会多说。

她总觉得秦明这种性格虽然闷了一点,但是也挺讨人喜欢的,每天接诊都要接触形形色色的omega患者,有些得理不饶人,还有些郁郁寡欢,秦明却出奇的理智冷静,甚至提到自己的敏感时期都如同报告会代表发言,让林医生不由地有些心疼起面前的人来。

“小秦,最近工作辛苦吗?”她起身给秦明倒了一杯热水,知道秦明本身是有些洁癖的,所以特意从消毒柜里拿出一次性杯子蓄上水。

林医生态度的突然转变,让秦明有些局促,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,他讪讪地双手接过水杯,捧着杯壁十指交叠,低着头看着桌面自己的倒影,斟酌了心中不那么强硬地措辞,才回答刚才的问题。

“还好,一直都很忙也习惯了。”

“作息正常吗?”

“最近有几天失眠。”

“吃饭呢?”

“下班跟同事一起吃,在家叫外卖。”

“那休息的时候呢?”

“看书,整理报告,裁剪…西服”秦明感觉压力很大,衬衣都觉得有点潮气,他极其不擅长回答这种伴随着岁月流逝痕迹的问题,可是面前的是他的主治医生,而且比自己年长,又是一位在专业领域颇有建树的女性,他是从心底尊敬的。

“休息日怎么不出去走走呢”林医生从抽屉里抽出两张电影票,递到秦明面前,“约上好朋友散散心,比吃药管用。你每个季度都做体检,各项指标都很正常,过度依赖药物,会导致什么后果不用我说吧。”

秦明看着桌上的电影票,一个两情相悦的故事,他最讨厌看的爱情电影。

“林医生,您误会了,我没有一起看爱情电影的朋友。”秦明的态度重新恢复理性,他知道如果不强调自己的立场,很可能下一句就会是交友相亲的话题范围了。

“你看看你,刚30岁,怎么思想跟老头子一样,看爱情电影又不需要互相有爱情的朋友,就当是下班吃饭顺道去看电影,和你同事一起去。”

“我有两个同事。”秦明被强塞手里电影票,还想再争辩几句。

“那就跟alpha的那个去。”林医生自己都听不下去这么直白的劝解了,就当是母性泛滥了吧,总觉得秦明应该有个完整的家庭,对他心理治愈有帮助,对他的身体健康也有帮助。

秦明最后拿上取药单,几乎是落荒而逃,他庆幸自己忍住了那句“两个同事都是alpha”的话,不然林医生接下来就该惊叹,这么多年还是单身的自己为什么对两个alpha无动于衷。

秦明极度讨厌性别与婚姻挂钩,尽管他承认这里面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本身就讨厌婚姻,与一个陌生人建立一种坟墓般的契约,生生世世至死不渝,他光是想起结婚的誓言心里就觉得别扭。

尤其是他在第一次敏感期的时候,那种从心底生出的恐惧,对alpha的盲目渴望,甚至脑海中塞满了孕育生命的可怕想法,都让他觉得反胃,为什么omega注定要选择这种方式与另一个人联结,成为他的附庸,被他征服,依赖甚至再也离不开那个人。

这种关系让他觉得可怕,甚至绝望,让他想起无数雨夜浮现出的恐怖画面,以及伴随整个童年的来自于omega母亲悲痛的哭喊声。

秦明回过神时发现自己手里的电影票被捏的皱皱巴巴,他已经取过药走出了医院,压抑的心情随着透过云层那明媚的光而舒畅起来,他把电影票收进上衣口袋,吞了两片药,快步走向停车场。

 

“好好好,我知道啦,妈你就不能少念叨两句吗,你比我家宝宝还烦人,喂…喂?妈,我错了妈,喂?”

林涛挂了电话,面如死灰。在他生无可恋之际,李大宝放下跷在桌上的两条腿,脚蹬着地,椅子朝林涛的方向飞去。

“有你这么跟妈妈说话的吗?”

“宝爷,我冤枉啊,你是不知道我妈她同情心特别泛滥,每天在医院看这个病人想不开了,那个病人相思病了,回家都要对我念叨几句,这不,今天接诊了一个患者,听说人家专业单身30年都不结婚,把她心疼的,就开始问我什么时候把宝宝领回家,我又没说我不结婚。”

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我爸我妈都懒得管我了,你偷着乐吧,再说了你的宝宝又不是金子做的,不仅没领过来让我和老秦过目,而且你也不往家里带,林涛,你是不是那种精神分裂症啊。”李大宝那怀疑的眼神看着林涛,手指对着他在空中画着小圆圈。

“我…我那不是分手了吗…”林涛结结巴巴的,自己说出来也不好意思,毕竟昨天他还在饭桌上跟秦明打赌说自己一定比他先结婚。

“分手了?什么时候的事啊。”

“上个月就分了,性格不和,”林涛故作惆怅,吹了一口热水,好似空中升起袅袅炊烟,“而且我婚姻观念很传统的,我还是觉得AO结婚最稳定也最有幸福保障。”

“那敢情好了,你和老秦没可能了。”李大宝咂摸着嘴,啧啧地替林涛可惜,突然又想到这几天秦明都不太对劲,总是走神,明明大冬天还是西服三件套,却总是觉得热,她拍案而起,抓着林涛的手臂,压低声音说道:“你说,秦明这样一个偶像级别的大神,这样一个放屁都要靠忍的人,不会是装B吧。”

“宝爷,你这话锋转的够快的,刚说到我结婚的事儿怎么跑老秦身上了?”林涛一口喝光了水杯里的茶,十分笃定地拍着李大宝的肩膀,“我和他共事多少年了,他要是omega我这洞察力能不知道?老秦这个人嘛,就是有点怪癖,咱俩不都已经习惯了嘛,你要是说他装逼我不敢否认,可你说他装B,这肯定不可能啊。”

 

“看来我不在的时候,工作效率那么低是有原因的。”秦明走进来,看着靠在椅子上四仰八叉的两个人。

李大宝一回头看到是秦明吓得小腿划拉地飞快,坐在椅子上滑到办公桌前,运笔如飞匆忙地抄起了案件总结。

林涛歪着头,也不敢搭腔,冲着秦明傻笑希望蒙混过关。

秦明把手里的矿泉水放在桌上,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两张电影票,放在林涛手里。

“这周末我加班,你和大宝去看吧。”

李大宝一听提到了自己,又飞快地跑过来,拿起一张电影票,反复确认上面的信息。

《爱在日落黄昏时》?情侣专座?what?

“老秦你有没有搞错,你让两个alpha去看爱情电影,你是想让我和林涛当场打起来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忍不住开了新坑,说好的十辆车,这个故事里我觉得就能开好几辆呢(x)

感谢阅读~如果喜欢求个评论和红心~

  2588 84
评论(84)
热度(2588)

© 深海火焰 | Powered by LOFTER